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冯冠军的网易博客

述而不作

 
 
 

日志

 
 

渐远的巴斯夏与自由市场派的未来  

2010-04-21 08:44:1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得第一次读十九世纪法国经济学家巴斯夏的《看得见的与看不见的》(以下简称《看》)时,见其将纷繁复杂的世事,只用两个关键词便分析得淋漓尽致,一针见血,看得自己是血脉贲张,拍案惊奇,叹为观止!后来读到《法律》(以下简称《法》)时,同样感慨其分析事情的精炼与到位。但与此同时,心里却升起一个老大的疑问:早在一百五十多年前就被人批驳得体无完肤的观念,为何现在仍大行其道?

《看》文里,巴斯夏对只看到眼前和直接的利益,而有意无意忽略长远和间接利益的错误观点进行了有力的批驳。诚然,兼顾长短期利益,通盘考虑,这其实是大多数人做事的一个基本原则,但将经济学领域的一些错误分析归纳得如此通俗和浅显,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在《法》篇,作者更是直斥现行法律就是掠夺,用现代的网络语来讲就是:“哥造的不是法,是抢劫”。可是法律的本义是打击抢劫,“维护正义和公正”。

公元2010年,距离巴斯夏逝世和《看》、《法》发表已有一百六十周年,现实世界是否因为他及其继承者的思想而有什么改变呢?《看》文中作者所驳斥过的重要谬误,如公共工程、奢侈等有利于经济、贸易保护主义利于本国等,在今天仍有过之而无不及。尤其是经济学谬误之集大成者——凯恩斯学派——皇皇然登上大雅之堂,成为主流经济学和政府实施经济政策的主要理论工具,粉饰太平几十年。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凯恩斯学派已经失去理论与现实基础,但今天依然是世界各国政府经济政策的核心,当然也包括本次经济危机。即便是他在《法》文中非常看好的美国也没有例外,每有造法和其他举动,基本都是更进一步的侵犯公民自由,实施更大程度和范围地掠夺。

这样一位天才经济学家以其过人之能,神仙之才写下的不朽篇章,与崇尚自由和市场的奥地利学派和芝加哥学派一道,向世人广泛传播自由与市场理念。芝加哥学派的领军人物弗里德曼,甚至通过制作电视系列短片向公众推广自己的理念。但实际上,这些思想和观念对真实世界真的没有什么实质性影响。这让人非常困惑,同时也让人不得不深思:为什么现实世界并不是他们所倡导的那个样子?自由市场派人士该如何更好地发展自己?

第一个问题,或者这样说更贴切些,为什么现实世界非要是他们倡导的那个样子?《法》文里作者指出,“所有人所共有的,如果有可能,就以他人为代价求得自己的生存和发展”。其实便是对这个问题的最好解答。以他人为代价无非包括多数人掠夺少数人或者少数人掠夺多数人。前者应该很好理解,就不费笔墨了,只谈下后者。

公共部门里的官员从来都是由人来担任的,而公共部门拥有合法暴力,所以他们可以“合法”的去掠夺他人。巴斯夏在《法》里,曾质问政府为何要垄断教育,管制经济,贸易保护,控制和提高工资,照顾所有缺少衣食的人等等。这些工作本与政府无关,做得不好反而要受到民众的指责,甚至在法国当时还会导致革命等流血事件。但问题是为什么不呢?不这样做,不扩大政府的“工作”领域,又如何能更多地将纳税人的钱收入囊中并在使用过程中或明或暗尽可能地据为己有?而且不管结果好坏,自己并无风险,还可以吸引有求之人前来“寻租”,同时博得“虚伪的仁爱”之名。换言之,做这些事有百利而无一害,又何乐而不为呢?在这里,公共部门是少数人。

在法规政策中常见非公共部门的少数人掠夺多数人。现代经济学的发展,揭示出,由于“集体行动”,一些法规政策带来的好处由少数人来分享,每人所得利益甚巨;成本让多数人去承担,每人承担的损失甚微,因此得利者力促而受损者反对之声甚弱,甚至无所作为。所以少数人可以轻易地借助政府和立法机关掠夺多数人。由此可见以他人为代价求得自己的生存和发展,的确是人所共有。掠夺是主旋律,现实世界不是他们所倡导的样子也就不奇怪了。

面对人性的弱点或者说是特点,自由市场派人士该如何更好的发展自身?前面提到的主要是理念在实践中的运用,其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我们姑且认为是由于人性的原因所致。那么崇尚自由与市场的学者们,通过努力总可以在学术领域和推广学术思想的学校教育里占据主流地位吧?结果怎样?大家也都知道,并非如此。就拿自由市场派人士自身来说,谁是通过学习经济学教材而真正明了,通过自愿交换,居然还对买方或进口方有利?谁是通过课堂教育真正学会了价格由供给和需求决定的?这些最最基本的东西从教材、从学校教育里学来的不敢说没有,但可以说是少之又少,少之又少!

知名学者薛兆丰以坚定地捍卫自由和市场而著称,也坦承由于曾经受到主流经济学教材萨缪尔森《经济学》的影响,他过去很“凯恩斯”,认为政府需要干预自由和市场。所以教科书其实非常重要,这是学生——进入社会便成为公众——接受某领域思想的主要窗口,尤其要利用好。就像好习惯和坏习惯一样,好习惯本来就很难养成,一开始如果再沾染上恶习,再纠正起来就非常难了,而且改正的过程非常痛苦。因此,自由市场派的学者们是否可以考虑在基础教育领域多下功夫,多编写质量高的教材,同时尽可能地在主流学术杂志占据主导地位。毕竟至少要在某个领域占到主导地位,然后才可以奢望一个更好的结果吧?

学者们愿意组织团体与学社以加大宣扬自己观点的力度,比如天则所,铅笔经济研究社等,效果应该很好。可是,如果考虑到侵犯民众的自由和权利不是一天炼就的,是宣传机器长期宣传的结果,而人们对一些产品或品牌的认可甚至喜爱,也是通过名人,通过广告长期宣传的结果,那么自由市场派的观点要想深入民心,恐怕也需如此,还得更进一步地全方位地加大投入力度。当然,文章作为主要表现形式,其风格,未必要么是讽刺要么是打击,再不就是批判。要注意别把自由市场派变成“牢骚派”,无益!

每一次经济危机来临,自由人士往往痛恨错误政策导致了恶果并大加鞭挞,但对自由市场派来说,其实是绝佳机会。人类如果违背了自然科学规律,大自然会予以巨大惩罚,使得人类不敢不遵守;人类如果违背了社会科学规律,同样也需要惩罚,需要巨大的创伤方可促使政府和民众觉醒,以期政策改变甚至转向。每一次经济危机或灾难,都会促使各方静下心来认真思考,自由市场派应该尽可能地把握好每次危机,全面系统地宣扬自己的理念。

哈耶克、弗里德曼等自由市场派的著名学者能够获得诺奖,说明学术圈本身对自由和市场还是有所肯定;前苏联能够解体,朝鲜也需要朋友,中国改革开放已经很多年,而与政府执政理念格格不入的巴斯夏作品今人依然可以读到,说明政府和社会同样需要自由与市场。因此有理由对人类社会充满信心,虽然现实同理想差距有点大,但现实世界毕竟是由人组成的,理论往往将人有所神化,要正视这一点。

自由市场派的仁人志士们,只要人类不消失,机会就掌握在自己手中,真理永远会在宇宙间闪耀。为了梦想,更好地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战斗!

 

本文获国民利益网,铅笔经济研究社主办的纪念巴斯夏征文活动一等奖。

http://www.guominliyi.org/news/?id=976

  评论这张
 
阅读(120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